妇人在旁边见了,顿时生气了,铁青着脸道:“志鸿,有你这样当父亲的吗?浩他可是你的亲生儿子,被人欺负了你都肯不出头,干脆,咱俩离婚好了,我带儿子出去过,也好给你挪出地方来,让那小妖精扶正。”

  长久以来,她每次应酬完,回来基本是倒头睡,从来没有哪个男人半夜还给她发信息,这让她感觉有点欣慰。

  甚至,个别地方的领导,借着这个政策,进行假破产,真逃债,以各种手段,侵蚀国有资产,饱私囊,因而实质性地推动了破产风的蔓延。

  
目录

8年前·连载至233:大结局

特色功能演示

版权信息